返回網站

冒險,是面對恐懼
也是認識自我的良機(2)

─福泥110-04-03

· 引導員心事

109年是我滿30歲、也是拿到心理師證照,也是爸爸離開的這一年,這一年的忙碌、焦躁、疲憊,讓我陷入低谷,另一方面,也是從幽暗到清晰的轉捩點。

110年1月終於開始回到基地參加內部訓練(見補充1)。記得這天天氣不錯(夥伴們與天氣的關係又是另一個趣事了),是我們的好夥伴─薇茜帶著大家進行。大家一同進行了走繩的架設與實作、複習工作端的繩索架設、自動下降確保器的檢查與測試,不僅確認繩索的順暢度,也進行實際的承重測試。因此,大家陸續以猴子爬(見補充2)進行上攀,最後,挑戰以後倒的方式下降,確認自動確保器是否能順暢的啟動,讓使用者經過降速(見補充3)安全的下降至地面。

這天活動有幾位近期加入的夥伴,有些夥伴還沒有體驗過猴子爬的項目,因此躍躍欲試,站在樹下的我開始有不少的自我對話...

「過去的我都會是第幾個上樹的呢?」、「最先上樹的人展現的是好奇、冒險?還是在沒有人想當第一個的團體動力後的行動?」當心中流過這些思考的時候,已經有夥伴決定率先上攀,也還來不及問自己真正想上攀的順序,某些動力已經開始流動。看著第一個、第二個夥伴在相同的位置表現出吃力的模樣,心裡也接著揣想「我能攀過那個地點嗎?」、「多看幾位夥伴上攀是不是能多準備一些?」終於,聽到夥伴叫我「蝴狸,你是不是還沒爬?」我才從心理的劇場醒來「阿!對,我還沒!」

上攀的一開始我感到很愉快,雖然一段時間沒回到基地進行體驗活動,但站在茄苳樹前一股孰悉的感覺從身體上升,我很快的爬到一定的高度,遇見那個前幾位夥伴已經遇到的「吃力點」,第一次我以為自己的腳力跟柔軟度足夠,只要我跨大腳步向下一蹬應該能夠上攀,但嘗試了兩三次後宣告失敗。嘗試中失敗的同時我聽到下方的夥伴的鼓勵聲...停在那個位置我猶豫了一會兒「還有什麼方式呢?」我不想依照前面的夥伴的方式輕鬆跨越,但我以為自己可以做到的方式卻失敗了,最後我找到了一個需離開主幹一些距離、但垂直高度較原來方式短的路線嘗試,終於,通過了「吃力點」。跨過時我內心有點訝異,沒想到較不費力而且竟能跨越。最後,終於到達了後倒、下降的地點。

站上高點、穩定自己的腳步,深呼吸一口氣、慢慢地吐出,看見下方的夥伴們,這一刻的空氣、景象,令我感到輕鬆又安心。緩緩的,我將自己轉向背對茄苳樹主幹的方向,慢慢的放開扶著樹木的一隻手,突然,感覺到身體的晃動與不穩,內心的恐懼與焦慮一股腦兒地從腳底往腦門襲來。「天啊,怎麼這麼可怕!」我使用自動確保器下降的經驗至少有兩三次了,對於方才一刻的恐慌令我感到遲疑「怎麼可能?」於是我再一次放手,沒想到那股急迫的恐懼感仍然一點遲疑也沒有的竄上心頭,我馬上抓緊身旁的樹幹。「天啊...真的好可怕!」頓時之間我愣住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我慌張的在位置上動來動去,內心隱隱的猜著「一定有破解的方法」但每一次放開手、下一刻都只是將樹木抓得更緊,下方的夥伴發現我的不安,關心我「蝴狸,還好嗎?」,未經思索的「怎麼這麼可怕啊!」我回應道。之後,夥伴說了什麼我也記不清了,但我記得我心裡很明白「他們會等我、不會催促我的」彷彿安撫自己一樣,我對自己說。

我繼續嘗試放開手,但我仍然沒辦法克制自己抓回樹幹的衝動,後來我想「那我抓住確保器的繩索下降好了!有東西抓著應該比較不害怕」,「但...這樣安全嗎?而且...這樣看起來也太害怕了吧!」心裡的聲音說道。慌亂中我又想起下降時需要有意識的輕踏主幹,避免下降過程中有摩擦或撞到樹幹上突起或細枝等風險。「那...該怎麼辦啊!」,我想不出法子又在上方亂喊「怎麼這麼可怕啊~」,這回心底不只升起夥伴會等待的聲音,還多了一句「只有你自己可以決定你要如何下降」聽到這個聲音,頓時我不再焦躁地尋找不同的位置,而是停下來感受內心的「害怕」。

我害怕的是身後的「看不見」,彷彿一片漆黑與未知,那股恐懼就跟這片「黑」一樣,沒有止境的延伸、蔓延...

感受了一陣子後我的視覺突然移出了自己的身體,彷彿變成了一台空拍機一樣,在我們練習的場地後方、觀看著。我看見了自己的高度大略三層樓左右,後倒的下方是木棧板,即便直接墜落應該也不至於有生命危險。下一秒,視覺回到自己的身體,我發現即便用理性的角度(空拍機觀點)設想最糟糕的結果,仍然無法抵抗恐懼的感受。突然,心理冒出一個有點生氣的聲音「那你到底相信什麼?」,我腦中開始浮現幾個小時前夥伴們一起從庫房中搬出確保器,外觀很新、上一次的檢查日期十分靠近,在我之前也好幾位夥伴測試...

腦中浮過這些畫面後,胃裡突然升起一股熱能向上竄升,我感受到自己全身的細胞緊繃,就在那一刻縱身往後一倒,下一秒自動確保器已經啟動,緩緩的下降至木棧板。下來之後我笑自己「怎麼會卡在上面這麼久」思緒馬上回到當下跟著夥伴們繼續往下個行程前進,直到撰寫著這邊文章、重新整理自己的經驗我才更「認識」、「接納」自己。

再次回顧內訓的歷程,除了看見自己多慮、細膩、恐懼不安之外,最關鍵的一刻是我問自己「你到底相信什麼?」時,我重新檢視自己的經驗後能夠後倒並不是因為我不再害怕了,而是最後我終於明白恐懼不會減少,但要是連我都不相信自己的經驗(整理與檢查自動確保器、前面幾位夥伴的使用等)那我便真的無法行動了。我也發現自己並沒有想過「放棄」,原因有很多,因為我曾經有成功(使用自動確保器下降)的經驗;因為我不甘心自己好不容易爬上樹了卻沒能完成目標;因為我害怕放棄在他人眼中是「軟弱」的;也因為我一直以來都習慣用「逼迫」自己的方式讓自己成長,或許我也因此沒有機會探索其他學習方法的可能性。許多背後的原因交織在一塊兒,每一個原因都跟我的生命經驗有關、值得細細探索,但最重要的是我不後悔這個決定,正是因此我才能繼續往下一步前進。

回到「冒險,是面對恐懼,也是認識自我的良機」,在心理學的討論中我們常用Pattern(行為模式)來描述一個人因應壓力時常出現的行為反應,Pattern跟我們的過去經驗息息相關,過去經驗有兩個層次,一是若有相似經驗則大腦會連結相似經驗中的情境與結果,另一層次則沒有相似經驗,容易喚起自己在面對壓力時常見的情境,而喚起的這個「過去情境」則會影響著你當前如何反應。舉例來說,我自己因應後倒最後能踏出一步的關鍵是我將注意力放置在我曾經跟自動確保器的互動、眼前夥伴們的成功經驗上。然而,會使我在樹上糾結許久的是因為過去情境中的經驗同時影響著我,正如上一段的描述,當我發現自己的情緒糾結連結的原因有許多,我便能一一的探索、檢視,理解自己,若能經過梳理我則更能減少過去經驗對我的影響。例如,我曾經因為害怕想放棄時被同學嘲笑的經驗,而我在樹上卻步時也連結到這個經驗,所以心中也浮出「這樣看起來也太害怕了吧!」的字句,為的是檢視自己的行為會不會又有再被嘲笑的可能。

然而,倘若經過探索跟整理,我能意識到這樣自動化想法來自於過去的經驗、並不是當前的真實,我便能提醒自己回到當下,留意到身旁的夥伴是關心我、給我支持,與過去經驗不同,那麼我就有機會能做出更適合當前情境的反應跟判斷,減少過去經驗的影響。

這些概念描述起來不難理解,但實際上願意「冒險」,並在體驗的過程中留意(覺察)自己的想法與反應,甚至在體驗後花時間反思、整理、歸納都是相當費心力的歷程。這也是為什麼高山森林基地要培訓「引導員」,引導員能在體驗的過程中確保活動的安全,能從客觀的角度對體驗者的行為提供觀察、回饋,甚至能進一步的與體驗者一同反思、整理。很開心能分享我在高山森林基地的冒險與收穫,或許有機會我們能在基地預見、分享,歡迎你來。

補充:

1.內部訓練:基地引導員與培訓中的引導員定期的訓練

2.猴子爬:身著安全確保裝備後,以攀岩的方式抓握或採著固定在茄冬樹上的岩塊

3.降速:倒後高度降落30公分左右自動確保器偵測到即會啟動安全確保功能─原來以重力加速度的速率降下,確保功能啟動後會轉為緩慢下降。標準加速度為9.81 m/s²,自動確保器的下降速率受承重與高度差的影響約為0.5-2m//s²

所有文章
×

快要完成了!

我們剛剛發給你了一封電郵。 請點擊電郵中的鏈接確認你的訂閱。

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