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很認真才有飯吃——從農耕時代的部落勞動與性別角色的轉變

日本戰敗後,馬大山和田貞女定居於加路蘭山,陸續召喚了至親手足前來。原因無他,多是在馬遠分不到地,加上這裡人少、土沃、動物又多,當然增加了遷徙到「遠的要命王國」的動機。因為土地山林啊~對布農族來可說是生命主場景!

而海岸布農第一二代來到高山時,還是國民政府剛接管的農業時期。身為第二代的Tina Ani(林瑞妹)和Tama Tilu(田昌吉)可是經歷過尚未轉型到工業時期前、勞力密集的辛苦階段。田貞女是Tama Tilu的姑姑,小小年紀的Tama Tilu跟爸媽從馬遠搬到高山後,就跟著姑姑一起農耕。他說:「以前很認命地聽長輩的話,我們每天都要挖地瓜、採花生、種小米、疏拔,常常都不能休息,還要照顧弟弟妹妹⋯⋯」

林瑞妹和田昌吉

小學時期就這麼認命,難道不會有討厭的工作嗎?身為田貞女媳婦的Tina Ani和Tama Tilu陷入長考後、異口同聲地說:「好像沒有內,反正老人家要我們做什麼就是得去做,以前很怕老人家耶~不像現在⋯⋯想要跑回家又不趕,怕被打,只有乖乖去做,不會有特別喜歡或不喜歡的⋯⋯」從前把長輩的話當聖旨,原來還是有出於嚴刑峻罰下的被迫順從啊!

兩人說法一致的還不只如此。「姑姑(田貞女)他們很認真,會一~~直~~做一~~直~~做~」Tama Tilu特別拉長音強調,Tina Ani接著說:「是啊!要很認真才有飯吃!以前我還沒嫁到馬家前吃的是地瓜小米,但婆婆家就已有米可吃了*⋯⋯我娘家下雨天颱風天都不用工作,但在這裡都要工作⋯⋯我是被婆婆磨練過的!」和Tama Tilu一樣,他們憶起從前的辛苦,語氣不但沒有哀怨,反而有些驕傲。(怎麼回事XD)

除了農事,大一點的孩子還得去當童工賺錢貼補家用。Tama Tilu說以前會幫老兵挖生薑,也會幫阿美族收割稻米,不是換錢,割稻一天換一斗米。

也許海岸布農在眾族間是人少的異數,所以才會這麼拼嗎?似乎不僅如此,布農族的勤奮早已被日本博物學家、也是考古學者的鹿野忠雄認證過了。在他的作品《山、雲與蕃人》中提及,「

我不是故意誇獎布農人,但事實上所有的種族中,布農族工作最勤快、最賣力。玉山地方的布農族通常每戶都有數年吃不完的存糧,不只是因為上述的土地廣大,而是他們勤於農事之故。

但當離開小米的種植,「

布農族人開始水田稻作後,頓時與傳統生活迥異,連帶地傳統男女分工等形式的界線慢慢模糊了起來。因為水田稻作必須花上許多的時間與精力在種植上,男人狩獵與婦女的採集活動減少了。」*

田貞女在高山森林基地梯田耕種

在現在的高山森林基地,還留有以前田貞女等第一代族人開墾的梯田。Tina Ani結婚後,丈夫常在外地工作,此時田中農務多是女人自己來。但遇到犁田等勞動力高的工作,就不能單靠女人了。當時牛在前面犁田,後面的人也要出力控制木條,女生力氣不夠,Tina Ani就會求助舅舅田木海或繼父馬清龍。

田貞女在高山森林基地梯田耕種

女人的身體限制還不僅如此。我想到月經來時,身體不舒服還要勞動嗎?「當然啊!」Tina Ani毫無懸念地回答。「我們會用碎布來止血。以前的內褲是鬆鬆的那種(類似四角褲),我婆婆會把褲管車上類似橡皮筋的東西,讓褲管收緊⋯⋯如果月經來時怕布會移動或掉出來,那就穿緊一點的外褲來固定。」我滿滿的黑人問號,那種不便與困窘已完全超過我的想像能力範圍惹XD

那時沒有拋棄式衛生棉,那外出勞動時怎麼換呢?Tina Ani不假思索,彷彿昨天的事般地秒回:「就帶一些布去躲起來換啊!不過要避開一起工作的男人,在野外要偷偷換,有血的布得埋起來丟掉,不能被男人看見⋯⋯不過有時農忙不能更換,經血乾掉的布很硬,磨的大腿很痛,而且回家清洗後布要晾在後院,也是不能被男人看到⋯⋯」也許不是記憶力好,而是那種辛苦和不適感太歷歷在目。

林瑞妹笑談過往

我想起曾看過一部印度電影*,片中妻子要非常小心地晾曬承接過經血的布,並在它上面蓋上其他的布,以免被男性而看到會遭受厄運⋯⋯與此同時,我看著自家前陽台隨風搖擺的布衛生棉,對於現在這些自由深覺感恩,那是經歷多少女人男人努力倡議下,才撐出的空間呢?

時代在變,如今犁田已經不再是水牛和人工,開台車就可搞定;而止住經血,也從月桃葉*、草紙和碎布,進化到非常多種選擇。從前的人沒有這麼多便利的工具來省力,而在許多地方吃了苦,但同時也造就了上一輩堅毅強韌的意志力,和比都會同齡人更早老化的身軀。

歷經不同的政權轉移,日本政府推行集團移住政策,迫使布農族人離開山林往平地遷移,國民政府再次將土地轉為國有,族人再次失去土地,再加上資本主義衝擊部落傳統價值,青壯人口外移,前仆後繼地進入都會的勞動市場⋯⋯種種因素加成,都讓這一代部落的長輩們,經歷了難以想像的翻轉世界。

Tina Ani說:「婆婆晚年應該是過勞,因為她也是丈夫早逝,男女的工作都得做⋯⋯」也許田調的意義就在這裡,讓我們試圖理解那個年代的男人女人,曾經經歷過什麼風雨,同時將這全部看進眼裡:那些在時代輪軸的碾壓下,他們為了孩子的生存,所付出的,和不得不放棄的。

然後深深地說聲

uninang

文字攝影:歐陽夢芝   老照片提供:林瑞妹

備註:

1.Tina Ani那一輩當時覺得米飯很好吃。

2.出自《布農族傳統文化誌》所記載。

3.曾聽過布農族作家沙力浪(Salizan Takisvilainan)說起他聽過老人家說,以前布農女性遇到月經來時,會用一種背後有較多絨毛的月桃葉來止血,但Tina Ani這一代用的是布。4.護墊俠Pad Man

Shopping Cart
0
    0
    您的購物車
    您的購物車內沒有商品回到商店